忍者ブログ
品種說明
HN:
砂糖
年齢:
26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1/08/24
趣味:
漫画 アニメ
最新記事
(04/05)
(03/11)
(03/11)
(03/11)
(03/11)
Step
[9]  [8]  [6]  [5]  [4]  [3]  [2]  [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With u

※索路索同人文,索隆警察路飞穿越设定。

其实这是某个很长很长的文的番外,但是正文我懒得写了= =。。。

 


拍手




++++

 

 

 

那是路飞和索隆刚在一起的某个下午,路飞领着小袋子一个人出门了。最近索隆受伤了所以几乎没出门,许久没有看到人群的路飞很是兴奋。

路过的超市门上贴着打折的广告,上面印着的香喷喷的烤鸡形象惹的路飞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

 像是想起什么,路飞抓了抓头发自问自答道,“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又好像没有……嘛,算啦!”

 “唔唔……这是什么味道?”小巧的鼻子抽动了两下,向着香味的源头摸了过去。目标的前方是一家点心铺,琳琅满目的点心们看起来松软可口,商家为了吸引顾客还专门做了各种形状颜色的新品,甚至还可以自己当场制作。铺子周围围满了叽叽喳喳放学的女孩子们,不泛还有年轻的上班族的漂亮姑娘们讨论着这家从网上看到的新店。似乎是刚开张的样子,队伍才刚刚排开。

 “食物!!”随着一声大叫,排着队的女孩子们都莫名感受到了一阵强风从身边刮过,引起了一阵惊呼。只见一个红衣男孩冲到摊铺的试吃点上两手抓着就往嘴里塞,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吓得身着靓丽的服务小姐傻傻看着都忘记了阻止。只两三秒用于品尝的点心就都被一扫而空。

 “太好吃了!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啊!还有吗?”路飞荡开大大的笑脸,脸蛋上还沾着没吃干净的碎屑,手伸出来问着眼前的服务生。

 “……”服务生被那明媚的笑脸闪了眼睛,也不知为何会对这个男孩子心跳漏跳一拍,“先生,这是用来试吃的,很高兴您能喜欢我们的产品,如果喜欢的话请排队购买。”定了定心神,服务生摆起招牌笑容回答。

 他眨了眨眼,回头看看已经排了老远的队伍,“诶?……好吧”点了点头,乖乖的排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整个队伍里没几个男人,路飞又一身红,很是显眼。姑娘们看着他一张娃娃脸,还以为哪家饿坏了的孩子,掩着嘴偷偷笑了一会儿,便笑眯眯地和同伴议论起来。

 “听说这家的巧克力特别好吃呢,我男朋友很喜欢甜的,这已经是第三家分店了。”排在路飞前面的女孩子兴奋地向同伴展示手里的传单,并没有注意后面的路飞脖子伸长了一点向这边望。

 “诶?但是给喜欢的人亲手做点心才更有心意吧,我这次来就是想亲手做一个。”说着,指向店内的玻璃柜。路飞顺着方向也一起看了过去——

 似乎是为了让大家买的放心,很多点心铺的厨房都是半开放式的,这间点心铺也不例外,一间玻璃小房里,点心师傅正在熟练的将一个个小面团包起来扔到一边,白白的小面团飞舞的样子更像是杂耍,另一个师傅正手把手教一个女孩子做小蛋糕的裱字。

 要是平常看到这么有趣的东西路飞一定迈不开腿,但是听到“给喜欢的人亲手做点心”这几个字一下就愣住了。

 想起每次都笨拙地做出来不怎么好看,却意外的味道不错食物的索隆;想起某次看到了他那经常揉自己脑袋的温暖大手上的烫伤和刀口时,那个人难得的掩饰……路飞虽然有些精神大跳,但不是不知道寡言的索隆对自己是多么用心的。

 “但是为什么明明自己做不好还不让山治来做啊?”

 他歪着头想了两秒没有结论就放弃了,想到索隆就很想见他,也顾不上什么点心了,拔开步子就往家里跑。

 蹬蹬蹬冲回家,一掌拍开门,鞋子还挂在脚上就开始喊,“索隆!索隆你在哪里!”一边在长长的走廊里飞奔,一边伸长了脖子到处寻找,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索隆正坐在里屋的沙发上擦拭着枪支,并很诧异地看着他。

 “索隆!我好想你!”路飞伸长了手臂一下子就扑到索隆身上,爬了两下,脚旋了好几个圈将索隆整个缠住,头埋在他怀里来回蹭。

 虽因路飞的飞扑桌上的零件散了一地,但是听到路飞这样说的索隆十分高兴,手吃力地挣出来一点抱住路飞,即使有点喘不过气也没松手,两个人就这样以奇怪姿势抱了一会儿。随即索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示意路飞松开些,擦了擦路飞嘴边的残渣,望着怀里人因为奔跑而粉红的双颊,按捺住想亲上去的欲望轻问道,“辛苦了……,菜呢?”

 路飞抬头看着索隆,愣了两秒便拍着索隆的肩膀大笑,“哈哈哈哈,我说怎么感觉忘记什么东西了呢,原来我出门是去买菜的啊。”“……”

 为了防止路飞把钱弄丢,专门给缠在手上的钱袋也随着路飞的动作一下下打在索隆背上,从胸腔里发出闷响。索隆被打得有点疼,托着路飞的屁股将他整个抱起来,一瘸一拐走到门口,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说我去买不就好了。”一边走,一边把钱袋从路飞手上解下来。

 “因为你受伤了嘛,罗说生病的人必须受到……美好的照顾。”,路飞学着罗的口气一本正经。

 “是良好吧。”索隆纠正。想起那个看到路飞就一脸神秘笑容的男人,索隆皱起了眉,抓了路飞的股瓣也没自觉。路飞以为索隆示意他下来,于是紧搂了一下索隆的脖子便从他身上跳下来,笑道,“嘻嘻,怎样都好啦。”

 见索隆蹲坐在玄关开始穿鞋,路飞又问,“索隆你要出去吗?”索隆看了他一眼,道,“不是我,是我们。”

 “可是你受伤了诶。”路飞抿着嘴有点不满地提醒他。见路飞看着他却没有动作,索隆拖着伤腿半跪在路飞面前帮他穿鞋,很是不以为意地和路飞对视了一会儿,“有问题吗?”路飞怔了一瞬,马上裂开嘴角,“没有!”

可能因为很少从这个角度看路飞,走廊顶灯打下来,路飞的脸圆嘟嘟的,嘴唇更是显得像果冻一样晶莹,便不由地移不开眼。结果越看气氛愈加奇怪,索隆像是被盅惑般站起身又看了一阵,慢慢靠近吻住眼前的人。开始只是轻轻贴了上去,小心翼翼地厮磨,鼻腔里满是阳光和点心混合起来的香甜味道。仿佛在亲吻娇嫩的花瓣一般,稍微用力一点就会破了。只是这样轻轻地亲吻却比长驱直入更加旖旎,可能也因为顶灯直射的关系两个人都暖洋洋的。索隆感觉自己像是喜欢上这种温暖的感觉。当拥住路飞准备品尝一下那对双唇的时候,发现路飞虽双颊微红,却一直都睁着眼瞪着自己。

 “索隆,我饿了。”

 “……”

等两人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索隆虽然心中无奈还是给路飞下了碗面,才刚刚下午已经吃了4顿的路飞拍着肚皮大呼好吃,而索隆却在心里盘算最近是不是给路飞吃太多了。

 从超市买完东西回来已是傍晚,今天也和路飞在买与不买的问题上争执不休,最后因为买了酒便作罢。回去的路上绕了许多弯路,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只觉得今天回家的路貌似又长了点。而提着好几个装着生肉袋子的索隆眉宇紧皱地规划晚上做什么好。

 因为索隆腿的问题,两人一前一后地沿着马路沿慢慢散着步,路飞坚持要慢慢走,唱着奇怪的小调,走一阵还笑嘻嘻地回头看看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显然跟索隆两个人出来买东西让他很开心。

 索隆并不知道自己满眼柔情地看着路飞,只觉得这人在夕阳的沐浴下衬着他的红衣真是养眼极了,即使语文不好的索隆也在心里堆了十几个美好的词汇。

 “吶,索隆,今天我来做饭好不好?”路飞转过头笑眯眯地对索隆说,听的人愣了一下,习惯性地点了点头,虽然很奇怪但也没问原因。随即一个小时后索隆就后悔了。

 看着面目全非的厨房,索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一回到家路飞就把他推到客厅让他休息,并且再三叮嘱他不许进厨房,所以即使听到叮叮哐哐的声音索隆也忍住没去查看。

 “索隆,你平常是怎么做出来东西的啊,真是太厉害了!”毫无悔过之意的某人用黑乎乎的手擦着脸,衬得更加雪白的牙齿晃的索隆一阵眼晕。

 “你这个家伙……”无奈地环视一周,发现锅碗瓢盆堆了满灶台都是,地上和锅里黑色和绿色相间的不明物体看得索隆心惊胆战,不由得为没成功的晚饭感到欣慰。

 回过神看看路飞黑乎乎的小脸,知道这家伙在这儿忙活了几个小时,索隆有些心疼了,“路飞,你不用做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

 “可是啊索隆,不是常言道‘有好吃的要给喜欢的人’吗。”路飞叉着腰一本正经地回答。

 即使路飞说的有点词不达意,索隆也能理解路飞到底想表达什么,捕捉到“喜欢”二字的索隆有些不自然,“你这家伙,从哪听来这些的。”

“嗯……不记得了!”

 索隆握了握拳,看着笑得可爱的路飞,心中汹涌澎湃了一阵,各种感情都过了一遍,很是想把眼前的人扛上直接回房,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走上前去抱住路飞,手紧了紧,下巴抵着路飞的头顶喃喃,“……谢谢。”

 路飞回抱住眼前宽阔的背脊,望着索隆绿油油的发梢,有些挫败地在索隆背上画圈,“对不起索隆,微波炉又弄坏了。”见索隆没反应,又问道,“索隆你生气了吗?”

 他哪知道索隆正在天人交战中,说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而且索隆后背本就敏感,心里又有那些个心思,所以被路飞划的心神不宁,只感觉血液上下齐涌得更快了。

 发现起了反应的索隆猛地拉开和路飞的距离,生怕他发现倪端,僵硬道,“你出去等着吧,我收拾完厨房就给你做饭。”说罢将路飞推到厨房门外,彭地把门关上了。

 路飞眨着眼看着被关上的门,不满地轻念,“什么嘛,还是生气了。”说罢两个小爪子泄愤地在雪白的门上抹了抹。

 

门这边的索隆一手撑着门,另一手捂着脸,惆怅不已——真要命……他快忍不住了……

 

++++

番外

若干年后,30岁的诺诺罗亚索隆躺在床上看着腿边不停用酒帮自己揉搓旧伤部位的路飞,每每到了这样的阴雨季节那块地方总会渗到骨子里的疼。他从来没表现出来,不过自己哪怕一个表情的转换那人也知道自己心里所想。

 

想起两人当初刚在一起的片段,索隆不禁为自己的纯情而感到脸红——他哪知道路飞那年已经和自己一般大了?要怪也只能怪他那张骗人的娃娃脸以及怎么都练不出肌肉的柔软身躯。

 

盯着眼前黑发青年拔高之后终于不再青涩的清晰轮廓,手忍不住摸了上去,细细感受指尖的滑腻触感。

 

「怎么了索隆,我弄痛你了吗?」那人转过头来,脸上抹不去的担心却只令他从清秀到英俊的脸庞更加夺目。索隆看得有些痴了,忘记回答他,手指缓缓滑到他的唇角,指腹在那饱满的下唇轻按。

 

『啊……这个人是我的。』只是这样想着就让索隆兴奋不已,手上的力道没控制好,被摸的那个虽然不疼,但多年的相处让路飞很容易就猜到他到底在想什么。

 

路飞脱了鞋子,翻身跨上床铺,将原本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子笼在身下。灯光被完全遮住,眼前只有路飞的眉眼,以及从发间漏出的缕缕灯光。

 

他嘻嘻笑着俯下了身,抵着对方的额头直直望进那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手来回揉搓着身下绿发男子的头发。路飞总是笑索隆长了一头草坪,可细细短短却一点都不扎,他从以前开始就喜欢整个缠在那人的身上摸他的绿发,任索隆怎么往外拉也只是将路飞的四肢拉的更长而已。

 

记得自己还问过他,「路飞,你的手臂可以伸多长?」被问到的人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手则盲目地在地上乱抓找着零食,直到索隆无奈地将袋子递到他手上并坐在身边。

 

「唔——12橡胶长吧。」

 

听的人擦掉他脸上的碎渣皱着眉问道,「……那算什么…」

 

路飞终于肯从屏幕上转过脸来,鄙视地看向索隆,「当然是单位咯,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

 

 

++++

 

令索隆从回忆里清醒过来的是唇上的温度,路飞怕是看出他在走神有些不开心,吻的力道很重,有些掠夺般地在他冬日干裂的唇上啃咬。铁锈的味道传到两人口中,却品出了一丝甘甜。索隆笑着从上至下抚摸着那人的背,讨好地伸出舌轻轻舔了一下对方的,却不知这完全是变相的邀请。

 

路飞被他逗得呼吸加重,随后就开始钻入索隆的口中到处扫荡着,舔过记忆中每一个敏感的角落。

 

本只想亲热一下的索隆也被吻出感觉了,不甘示弱地将对方的舌吸到口中划着圈抚慰,并模仿抽插的动作在那人口中进出。

 

雨滴开始打在窗户上发出『啪哒』的声音,将屋内的喘息掩盖,玻璃上却因为那两人之间的温度慢慢起了雾。索隆的上衣早就被路飞扯开,半靠在床头看着在自己身上辛勤耕耘的黑色脑袋。

 

那人的手也不闲着,头也不抬地抚摸自己的胸膛,毫不怜惜地揉捏揪扯。索隆自己也是极喜欢这种宣泄一切的抚慰的,只得按捺住想要呼出口的喘息摒着气,直到路飞突然移到自己早就昂扬的部分时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

 

「都说了不要吸顶端啊——」

 

那人并不理睬自己的抗议,将自己的小小索含进去的唇笑起来的颤抖反而让他更加难熬,索隆不禁在心里暗骂自己又着了路飞的道,将那人拉起身子凑上去舔向他汁液淋漓的唇边。

 

「真好看呢,路飞。」拨弄开他汗湿的额发,索隆在他的脑门响亮地亲了一口。

 

路飞舔着嘴唇将索隆紧抱,手指摸向即将带给自己快乐的部位。

 

「喂,你给我等一下,为什么今天又是我。」按着图谋不轨的手,索隆拉开两人距离不满地问道。

 

路飞撅了嘴低声地说了一声『小气』,又摸了两下才肯放开手。要是放在平时两人在这上面一向都是很和谐的,但是今天他们都很想要对方,便只得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石头剪刀布,一招定胜负。」

「石头剪刀布,一招定胜负。」

 

两人异口同声地光着下半身跪在床上煞有介事地摆起架势。

 

「太棒了我赢了——!」路飞兴奋地整个人跳起,不知是他弹跳力太好还是怎么的,整个人撞在了本身就加高了两米的天花板上然后摔在床上。索隆望着依旧保持出剪刀自己的手,又看向趴在床上开心地滚来滚去的路飞,表情复杂。

 

随后他被路飞期待的眼神看得认命地平躺下来,「来吧。」

 

被叫到的人笑嘻嘻地覆了上去,索隆皱起眉头看了一眼依旧穿着上衣的路飞,一把扯了他的衣服。

 

夜幕早已降临,一道落雷照亮了整间屋子,衬着这光亮索隆亦看到了一向体力极好的路飞因为激动而汗湿的脸庞,心中顿时充满爱意。

 

路飞见他怔忡着看着自己,胸膛还因刚才的折腾上下起伏,汗顺着他的头发滴到了索隆脸上,「……对我更加着迷了吗索隆。」

 

索隆抱住自己此生最爱之人,笑着答,「回答正确。」

 

 

=FIN=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