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品種說明
HN:
砂糖
年齢:
26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1/08/24
趣味:
漫画 アニメ
最新記事
(04/05)
(03/11)
(03/11)
(03/11)
(03/11)
Step
[9]  [8]  [6]  [5]  [4]  [3]  [2]  [1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短篇* 222

 ※卡鸣喵化注意,微佐大,灵感来自饼饼的照片 ._. 

 附上链接:http://shikaobing.lofter.com/post/fb3ff_b3fd4e

 大家可以先去看图眼熟一下,带着这个的主意识去看那是再好不过。

 路索出没也请注意。不想看的孩纸请直接拉到一半位置开始看。

 另:题目在日语谐音里就是喵喵喵的意思……

 

 


拍手




 

 

 

我轻轻敲了两下写有『海贼王录音室』以及附着一堆涂鸦的门,还在想会不会太轻,就听到里面传来小孩子般可爱的声音,「进来好了!」

 

走进去适应了几秒里面恍如烈日的灯光,我揉了揉眼睛,再抬起头时对面三个人两双眼睛齐齐地望着我。

 

「诶,真是难得,其他人呢?」和坐在椅子上的三人打了招呼,我站在一边看着专注于游戏机的红发少年以及抱着他的绿发青年问道,画面很是温馨,让人很有想画下来的冲动。但是想到那边还等着我回去只得作罢……

 

「罗宾我不知道,其他人说是出去买晚饭了。」左手方的小动物吸了一口果汁,捧着应该是本医学类的大书回答我。

 

走前了两步贴近到另两人的面前,挡住了灯光,他俩这才从游戏机上抬起了头。

 

「路飞先生,我可以借乔巴先生一段时间吗?我那边出了点问题需要他的帮助。」

 

戴着草帽的少年似是此时才发现我的存在大叫着,「哦——你不是那个隔壁的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撒里?」绿发青年皱着眉头拍了他的帽子纠正,「是佐井。」

 

正了正被压下的帽子,少年嬉笑道,「哦对对!你是过来玩的吗?呢嘻嘻,我跟索隆在玩游戏哦,你也一起吧!」对于他的盛情邀请,我努力回忆起某本书的内容笑容以对,「书上说在这种情况下插进两个人当中会被骡子蹄,所以下回请务必一个人再来邀请我。」

 

少年眨了眨眼,随后拍着突然坐正且满脸通红的索隆笑道,「哈哈哈——这家伙真太有意思啊。」

 

「咦,索隆先生你还没有跟路飞先生告白吗,坦白地传达自己的心意是很重要的。」末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这番话很有道理地点头,却看到索隆先生不知为何操起了身边的刀。

 

「哟——西,我这就跟你去,快走快走。」名为乔巴的小动物踩着它会『啪嗒啪嗒』作响的小蹄子,拉起我的衣角就把我往外面拽。

 

我略疑惑地问,「可是路飞先生还没答应……」

 

乔巴头也不回地喊道,「路飞我去去就来!」

 

「哦——玩的开心点!诶,索隆你在抖什么啊……」声音随着门关上而戛然而止,看来这里的隔音效果还是还不错的。

 

我目测着大概只有两头身的小动物,简要地说明来意,「鸣人和卡卡西老师在中了会变成动物的术那次演出之后就变不回去了,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纲手大人也在她的戏份结束之后就不见了,樱就让我请你过去帮忙翻译。」

 

「诶?!变不回去那不是很糟糕吗?!」录音棚在眼前,小动物却停了下来双蹄揉着硕大的脑袋一脸惊恐。

 

我走了两步,视线停在它夸张的脸上弯起了眼,「没关系,隔壁的娜美小姐跟我说过你很厉害,所有的动物语言都能听懂,再说他们俩那样也挺好的……」

 

前一秒还惊慌的乔巴眯起它滚圆的大眼扭着身体,「……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很开心的,你这个混蛋……~~」

 

我歪着头想起昨天看的那本《教你如何识别对方的真意》的第三章,歪着头指出,「乔巴先生,你明明很开心,这样子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所谓『萌点』吗?」

 

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唰』地一声猛地被拉开,樱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刚想跟她打招呼脑袋上就被打肿了个包。

 

捂着脑袋蹲在地上,我不解地望过去,就见她蹲下来摸了摸从石化中恢复过来开始满眼泪汪汪的乔巴,抱起将它的脑袋按在怀里,居高临下地说,「你好进来了,别在这儿一直挡着路。」

 

我还在疑惑着到底是为什么被打,推开半掩的门最后归结于是卡卡西老师和鸣人的状况让她太头疼了。

 

低着头走了几步,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穿着忍者凉鞋的脚,「对不起啊佐井,之前把你的绘图本搞脏了,来,这是我昨天新买的。」脚的主人递过来一本崭新的绘图本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讪笑道。

 

我道着谢接过本子,雪白的封面上非常不协调地印着一个梅花印,「啊……那是鸣人刚才印上去的,它说什么都想看,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再去买一本好了……」常年的默契令大和队长很容易便看出我的疑惑,语气似是小心地问道。

 

我笑着问,「大和队长,你这是送我的礼物吗?」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说,「算……算是吧,是我的赔礼。」

 

我听了笑得更欢,「队长,你这是喜欢我的意思吗?书上说人通常会给自己有好感的人送礼物来增加对方心目中自己的评价。」棕发男人愣了一下突然慌张起来,「诶?……那个不是,我…那个…你……」

 

「喵———喵喵—!」一声嘶叫打断了大和队长的手忙脚乱,我遁声看过去,就见一只橙白相间的小花猫对着另一只不知从哪来的野猫呲牙咧嘴(如果猫咪也可以这样形容的话),它挡在另一只雪白的小猫前面弓着它的小身体竖起了毛。

 

「卡卡西老师是我的,你给我离远点。」平板的稚嫩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地复述着,「……它这么说。」被樱搂着的乔巴抬起搭在她胳膊上的蹄子指向开始左右挥爪的橙色猫咪。

 

不过显然樱对此没什么兴趣,而是对乔巴抱得更紧,肉眼可见的爱心在她四周飘起,「怎么会这~么可爱呀,乔巴你不要回去了,我这儿都是让人火大的爷们,每天看着就心烦。」她脑袋下被蹭来蹭去的乔巴满脸青紫地吐着舌头,眼睛几乎凸出来,「好——好痛苦—抱太紧了……」

 

我越过还在支吾着什么的大和队长,抱着新的绘图本蹲坐在对于赶走野猫而很开心的鸣人面前,拿出腰包里的笔,决定今天做猫的绘图练习。

 

白色的小猫慵懒地趴在樱为他准备的蓝色小垫上,脑袋枕着臂,另一爪子时不时对敞开在边上的蓝色小书翻页,可能是看到精彩的部分,他便会无意识地睁开一直紧闭的赤色眼瞳,衬着它雪白的毛发甚是好看。

 

另一只橙色的小猫在它面前喵喵叫着,爪子指向刚才野猫逃走的方向,像小狗一般上下蹦跳,还追着自己的尾巴展示身体的柔软。兴奋了一会儿见对方没有理他便开始围着小垫转圈圈,来回踱了几步用爪子按向雪白的毛发,声音可怜地叫道,「喵……」

 

「卡卡西老师。」终于被放开的乔巴尽职地翻译着。

 

橙色小猫轻推了那团白色身体,见还是没有反应,干脆跳上小垫整只交叉着趴在那白团的身上,「喵……喵…喵…」

 

「卡卡西老师,不要看书了,陪我玩嘛。」

 

被压得几乎整只陷进去的卡卡喵挣扎着连带背上的橙色小猫一同站起,抖了两下身体,小花猫便随着顺滑的毛发滑了下去。随后他甩了甩毛,舔着爪子又卧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双目湿润的橙色猫咪叹了一口气(?),抬起自己蓬松漂亮的尾巴在它面前摇了两下。

 

上一秒还趴在自己爪子上湿目呜咽的鸣人橙喵『噌』地立起来,睁大了亮晶晶的蓝色杏目,小心地收起肉球上方的爪子去够那看起来非常吸引它的毛绒物体。

 

樱看着它上下扑腾着追逐被白猫摇来摇去的尾巴,想要俩只爪去抱住,却忘记自己无法掌握平衡后脸朝地的小花猫道,「鸣人,你变成猫之后智商也开始变低了吗?」帮它站起后它却又不知吸取教训地努力想仅用后爪支撑着站起来。

 

乔巴『啪嗒啪嗒』地到卡卡西面前跪坐下来,问道,「这样已经多久了?还能记得因为是什么原因吗?」

 

被问到的卡卡西记了一下书上的页码后合了书,礼貌地从垫子上跳下保持着和乔巴一样的高度,后爪拖着抱着他不放的鸣人叫道,「喵,喵——喵。」

 

「哦——原来如此。」小动物明白地点了点头,转身看向等待翻译的众人,「卡卡西先生说是演战斗那个场景的时候鸣人先生却没听到结束的口令继续攻击了施术者,而施术者因为没有防备而产生了查克拉的混乱,此时还在医院里躺着。」

 

我恍然大悟地敲了一下手心,「原来如此,刚才你们都出去的时候是有一个奇怪的男人倒在那里,用什么方法他都没醒,我就叫了救护车。」话音刚落脑袋上又传来一阵钻疼,「小…小樱…,为什么……」

 

「你今天别说话了。」我完全疑惑地看向对着拳头哈气的樱,还想问点什么,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现在最好还是听她的,便专心致志地继续我的速写。此时的鸣人正在抱着卡卡西老师的一只后腿舔,而卡卡西老师一直丝毫不受影响地立在地上看着我们,直到鸣人开始悉索地凑向他的尾巴下面,这才用前爪将骚扰他的鸣人推开并厉声『喵』了一下。

 

「那现在我们只能等施术者醒过来了。」樱拎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总结道,「既然这样那也就不着急了,你们好好看着卡卡西老师还有鸣人,特别是鸣人那家伙。我估计你们也饿了,出去买点零食好了。」停了一会儿,目光直接穿过我看向在我身后的乔巴,笑眯眯地说,「我会给你带棉花糖的,就麻烦你在这儿继续待一下帮那家伙翻译,顺便帮我看着他别又做什么让人恼火的事情,呐?」说完拉过似乎时不时看看我并且咕哝什么的大和队长出了门。

 

我看了一眼还在对门口喊着『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带草莓冰淇淋』的乔巴,转头移向已经放弃反抗卡卡西老师。他俩似乎在我把注意力转移到樱那里的时候发生了争吵,白色猫咪正用舌头轻舔着看起来有些沮丧的花猫,脑袋轻蹭,过了一会儿还凑到花猫的耳边清理着他小耳朵处的绒毛,在我听来也是很温柔地『喵喵』了两下。

 

虽然很想知道卡卡西老师到底说了什么,但我望向捂着通红小脸的乔巴以及立马振奋起来的鸣人似是明白了什么,合上这一会儿工夫便被消耗掉三分之一的绘图册。

 

手掌下雪白封面上的梅花印令我发了一会儿呆,随后蹲在已经继续看书的卡卡西老师以及趴在他边上不再闹腾的鸣人面前,递过绘图本,挂上今天最真诚的微笑。

 

「卡卡西老师,能麻烦你在这上面也印一个吗。」

 

++++

 拎着袋子的樱一脸黑线地看着因为她的询问而停下来的大和队长,那男人正做出非常不符合他年龄的动作——搓着自己即使在这春日也依旧散发出白烟的脸,双目充满了雾气。

 

「小樱,我把昨天的练习日记塞到给佐井的绘图册里了,可是现在又后悔了怎么办。」

 

「练习日记?那是什么?」

 

「……」

 

录音棚里的佐井心满意足地看着封面上被装饰好的两朵梅花印,习惯性地拎起书脊准备抖出铅笔屑,里面飘出了一张纸。

 

『这是什么?』他满头问号地捡起地上的纸翻了过来,满目的字涂满了整张纸——密密麻麻写满了自己的名字。

 

「这……难道是……」他在脑中迅速搜索着可用的书籍信息,最后得出了结论。

 

「……新的诅咒方法吗?」

 

FIN

 

++++

意犹未尽的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超短篇呢……=-=

无论如何饼饼家两只猫猫实在太可爱了哇~卡喵喵确实好漂亮呢,鸣喵喵也好可爱XD早起的我看到后精神大振,脑袋里充满了两只滚在一起追来追去的情景。因为没养过猫就按照自己想象的去写了,把小鸣写的更像是狗狗真是抱歉……(鞠躬)

 以及把索路两只搞过来串场实属意外,如果说到『可以听懂动物的话』,第一个就会想到乔巴呐……三只小动物窝在一起很萌不是嘛。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非公開コメント

忍者ブログ [PR]

graphics by アンの小箱 * designed by Anne